当前位置:588800娱乐崔砚君
崔砚君
2022-11-22

崔砚君个人资料

崔砚君,男,国家一级编剧,河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著有曲艺、剧本、小品、小说等作品数百篇。曾荣获中国文华奖、中国曲艺牡丹奖、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相声创作一等奖。

崔砚君个人简介

崔砚君 崔砚君,国家一级编剧,河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著有曲艺、剧本、小品、小说等作品数百篇。曾荣获中国文华奖、中国曲艺牡丹奖、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相声创作一等奖、全国故事、小品、相声、小小说评比一等奖 。作品有:相声剧《饱暖生闲事》、冯巩和牛群的《有话坐下说》、冯巩与郭冬临的《得寸进尺》,以及《旧曲新歌》、《坐享其成》、《家有毕业生》及电影《没事儿偷着乐》等。

崔砚君从艺经历

说到崔砚君,圈里人都知道他,从他写的相声,到喜剧小品、相声剧、电视系列喜剧、喜剧电影,随着他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以及观众对他的喜爱程度,已成为我国重量级的喜剧作家了。就说2005年的春节晚会吧,这可是十几亿人关注的大型晚会,多少人齐心合力写一个小品,那真叫众人划桨开大船,也未必能上去一个,而崔砚君一上就是三个,冯巩、朱军的相声《笑谈人生》,郭达、蔡明等人的小品《浪漫的事》,魏积安、刘晓梅、黄晓娟、孙涛等人的小品《祝寿》,还都得了奖,颁奖晚会那天看见崔砚君一会儿走上去领奖,一会儿走上去领奖,这不服行吗?不服,走两步!

崔砚君的喜剧作品是具有幽默感的,不像有些相声、小品拿着无聊当有趣,耍贫嘴,动不动就是顺口溜,没有人物,缺少内涵。幽默是人类文明与文化发达的标志之一,我们又是有幽默感的民族。幽默也是现代生活中深受人们喜爱和推崇的一种时尚,作为一种语言艺术,幽默还是人际交往,特别是活跃社交活动气氛、促进人与人之间关系亲善的最佳媒介,常言道,聪明的人不一定幽默,但幽默的人一定聪明。崔砚君是一个幽默的人,所以他极聪明。他作品里的语言,是来自生活中准确精炼的语言,观众发出的是会心的笑。在生活中和他在一起你想不笑都不行。时不时就幽你一默,信手拈来,笑料就像仙人摘豆一样,一抓一个。所以人们都愿意和他在一起。

幽默是智慧的体现,没有幽默的人生与社会是无法想象的。然而,人的幽默并不是生而有之的,而是后天铸就的,它既是一种素质也是一种学而掌握的技巧和积淀。崔砚君并没有上过多少学,学历一栏里我看他经常填的是初中毕业。早早参加工作,开了大车开小车,怎么后来一写东西就什么都能写,还写成了国家一级编剧,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光为春节晚会就创作了十几个作品,真是个需要认真解读的崔砚君现象。

中国艺术之所以光华灿烂,正由于中国人曾经创造过无穷无尽、千奇百怪的艺术形式。中国人对艺术的理解力不低于世界任何民族。崔砚君可以说深谙中华文化之精髓。走这条路的作者,似乎更多的是直接从我们民俗生活中接受文化教养,对于中国戏剧的各种唱本和流浪艺人的长篇说书,章回小说烂熟于心。崔砚君就曾经无意中说出过,中国的三百多首传统相声他几乎全都熟悉。再加上长期生活于社会的中下层使他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所以他创作的戏剧也好,长书也好,有着娓娓动听的叙述,像《莲花魂》、《血染莲花》我觉得真是用生命化作那朵莲花。他的作品里不光有波澜起伏的情节,机智的悬念,还有生动的对话,充满了活力。短剧《大山情》更是感动得人泪流满面。获全国小小说一等奖的《告别》,独具匠心,本来都以为小说中的主人公死了,其实是名字搞错了,他又活着回来了,正好赶上参加了一个和自己告别的仪式,又荒诞又真实,充满了黑色幽默。借用米兰·昆德拉的话说,就是,小说并不是要描述人类的具体存在,而是开掘存在的可能。在崔砚君的许多作品里,都印证了这个道理。

尽管崔砚君"带尖儿的、带刺儿的、带钩儿的"什么都能写(崔砚君作品研讨会上一专家语),但他还是有所侧重,十八般兵器,哪个用得顺手就操起哪个。他后来以创作相声和喜剧小品为主。曾连续9年为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创作,有时一个作品有时两个作品,1996年离岗后专门为春节晚会创作,1997年就曾上过三个作品。一个作者能为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提供十六?个作品,这也是很少见的。我觉得他之所以能取得骄人的成绩,和他从各个门类中汲取营养有关。再加上创作技巧日臻成熟,很好地表达了他的审美情趣,逐渐形成了他的喜剧风格。他的文艺观十分鲜明,就是大众化和现实化,对艺术的总体要求是曲高和众。他的许多作品表现出了一种对人们生存状况和内心生活的叩问和探询。像小品《浪漫的事》,使观众摆脱日常的麻木状态而产生对心灵现象的关注,起到激活的作用。由连我爱你都说不出的丈夫,即便说出来了也让妻子恶心,到后来发自真心地自然而然地说出我爱你,虽然夫妻两人句句说着汽车的部件,在语言的能指与所指之间,观众却能深切地感受到这对中年夫妇相互的理解与关爱,产生出了既有张力又有弹性的那种魅力。在发笑的同时又有一阵阵的感动,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思索。平淡中见涌动,回味中引教化。包括《笑谈人生》、《祝寿》及早几年春节晚会上的《都是亲人》,以比喻象征寓意的手法风趣幽默,或叫人在笑中流泪,或破泣为笑,在笑中感悟,笑过之后感到天空更蓝,心胸更畅快,人与人之间更和谐,生活更美好。

崔砚君在创作上是勤于思考的,勇于创新的,与时俱进的。多年来,相声界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认识,不同的派别。作为创作者崔砚君、表演者冯巩和牛群等属革新派,不断地推进相声的改革发展,改变了过去两人站着不动地说,使相声更加适应现代的传媒,花样翻新。大家非常熟悉的由冯巩和牛群表演的相声《坐享其成》就曾遭到过某些人的批评,说相声怎么能是这个样子呢,怎么可以拉着洋车说相声,好像是把相声引入歧途了。现在看来恰恰是丰富了相声的表现手段,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包括后来把各种乐器也加入到相声的表演中来,如冯巩、郭东临的《旧曲新歌》等。崔砚君说,这首先要感谢有这么一些敢于创新的演员。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创新给崔砚君带来了运气,给中国的相声带来了生机,也给我们的观众带来了审美的享受和愉快。更给后来者趟开了一条路,如今有的相声已经把声光电等更为现代手段也用上了。却再也听不到白马非马的议论了。

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的相声剧《饱暖生闲事》,是崔砚君带有实验性的作品,他把相声推得更远。我在剧场观看此剧时,剧场里笑声迭起。笑过之后你很难给它定位,他在喜剧的路上不停地探索。崔砚君曾在戏剧研究室当过主任,又是河北省曲艺家协会的主席,他在这两个领域里都有很深的造诣,崔砚君说,喜剧是从曲艺里派生出来的,所以我们能在这个剧里看到戏剧和相声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在《饱暖生闲事》这部相声剧里,许多情节也完全是荒诞的艺术处理。但是它却符合自身系统的特有逻辑,创作者正是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真诚的艺术良知,将现实社会上存在的种种不正之风寓意化地表现在剧中,借助荒诞的形式,达到的是生活本质的真实,符合艺术真实表达的规律。

崔砚君为人谦和,善于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他的成功也得益于和演员的长期磨合。他了解演员的特点和强项,所以演员演他的作品才艺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他还能预见到观众的反应,这也是他的作品为什么容易"立"在舞台上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总说,中国搞喜剧的作者一定要学习相声,研究相声,包括二人转,里边可能有粗俗的地方,但确有抓人的东西。中国的肢体语言一直没有发展起来,不像西方,远的有卓别林,近的有憨豆。我们还是得认真研究语言,侯宝林也好,马三立也好,都是语言大师。中国北方本来就有语言的优势。东北的二人转,也是搞笑的语言。崔砚君对语言十分敏感,倒不是他成天拿着本子随时记。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大众浴池去洗澡,我碰到了一个近二十年没见的理发师傅,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说看过我写的东西,然后惊讶问我,什么时候学了这么一门手艺。崔砚君哈哈大笑,后来对我说,这语言多好,生动、自然、准确,符合人物。仔细一想,崔砚君作品里语言又何尝不是他说的那样呢。

崔砚君出生在河北的白沟,长期生活和工作在底层,如工厂、曲艺团、戏研室等。他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包括一些没有文化的老百姓,他用一颗善良的心关注着他们的疾苦。甚至到任何地方,他看到要饭的或残疾人伸出手来都给钱。不像有些成了名的人对过去的朋友避之唯恐不及,还美其名曰不能老跟臭棋篓子下棋,那会影响段位。我觉得他就像有一首名叫《荷》的诗里写的那样,别说什么出污泥而不染,就是那些淤泥哟--生我养我爱我护我!

所以他创作的两部电影《没事偷着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听这名就能感觉到崔砚君的风格,内容更是透着他对小人物的那份儿关怀。《没事偷着乐》是根据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创作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是根据小说《婚姻合同》创作的。我个人更喜欢后来改的名字,通俗易懂,有幽默感,不是那么板板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原作喜剧的因素并不多,崔砚君在创作中融进了大量喜剧因素而又不失原作的精神。

普列汉诺夫曾经说过:"任何一个民族的艺术都是由它的心理所决定的……在一定时期的艺术作品中和文学趣味中表现着社会心理。"在电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中,通过下岗工人、三轮车师傅刘好与贺文兰、杨倩、陈红三位女性的爱情纠葛,反映出一群小人物的生存状态。要串好一串饶有兴味的故事链,极大地吊起观众的胃口,说到底就是要让广大的老百姓有"戏"可看。和社会生活密切相关,与广大群众息息相通,富有人情味。它要求剧作者必须有深厚的生活阅历与艺术功力,能够透过芸芸众生像准确摄取到那绵长生活流中最具有艺术闪光,最富生活寓意与启示的一瞬。

尤其是用儿子"刘小好" 等几个儿童视角进行叙事,以儿童的眼光、儿童的心灵去探视和理解现实人生中或人的关系与遭际,会产生一种全新的叙述效果,让观众在审美接受上更多一重心理视觉的陌生化与新奇感。借一种童稚的理解力与思维逻辑,剥去寻常心态对一些生活事件惯常的世俗化解释,从庸常而又繁琐的既定逻辑与纲常规范中走出,寻求一种清新而往往又含义隽永的人生体悟。

就在我要结束这篇文章的时候,偶然在中央电视台6频道播出的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颁奖典礼上,又一次看到崔砚君走上了领奖台,他那《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获得了最佳喜剧片奖。我要不是在电视中看到,他都不会对我说,他不喜欢炫耀,可这又是一个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他的创作风格,他的创作理念得到这么多大学生的喜爱,不易啊,大学生们是很苛刻的。最后,我衷心的祝福他的喜剧创作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成就及荣誉

笑剧《我们的相声疯了》的编剧崔砚君是2007年央视春晚语言类的节目统筹,冯巩主演的绝大多数小品和电影《没事偷着乐》等剧本都出自他手,在这次写《我们的相声疯了》之前,崔砚君还曾写过一部相声剧《保暖生闲事》。这次之所以定位为笑剧,崔砚君说:"笑剧其实是一种传统的相声形式,最早小蘑菇常宝堃就曾演过笑剧,类似现在的小品,但和一般喜剧不同的是,剧中的台词无论是二人对白还是独白基本都是老相声段子里面的,而剧情的结构方式和表演又是戏剧方式,所以一般的话剧演员还演不了笑剧。但这种相声的台词方式也曾在话剧《茶馆》开头大傻杨那段'数来宝'中,和《天下第一楼》林连昆有一段《报菜名》中运用过。" 《我们的相声疯了》是根据《报菜名》、《怯拉车》、《大审诓供》和《卖布头》四段传统相声生成的,并通过"旧时大宅门里唱大戏"的情节把四个段子串起来。剧中人物繁多,包括卖艺的、县太爷、衙役、老妈子、老爷、卖布头的、摇煤球的、拉洋车的、讨赏的、相亲的,各色人物轮番登场,李志强在这部戏中扮演三个角色,崔艺东扮演两个角色,他们除了要耍相声演员的嘴皮子之外,还要表演快板、唢呐、豫剧、跳皮影戏等,可以说拿出了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在《我们的相声疯了》之后,崔砚东还计划从传统相声已经挖掘出来的五百多段中汲取营养,陆续改编成舞台剧。

相关信息